第429章 我赔前辈一块下品元石

“蠢货!血风蝠生在风刀峡,长在风刀峡,如此凌厉的风刀都不能伤害它们,甚至还被它们借用,你用风漩元术对付它们,能有什么作用?”

黄脸老者静静地漂浮在远处,一脸的嘲讽之色,“林阳,血风蝠最喜鲜血,你若是束手就擒,我可以发发善心,将你带出风刀峡,保你一个全尸。否则,你就等着被这些血风蝠给吸干嚼尽,尸骨无存吧!”

“血风蝠对风力几乎免疫,我还真是着急了,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。”

林阳心中暗暗自责,却没有理会黄脸老者,而是直接召唤出了短短剑,迎战血风蝠。

下一刻,乌泱泱的血风蝠便来到了林阳的近前,成千上万的血风蝠聚拢在一起,像一只巨大的狰狞怪兽,瞬间将林阳吞没入腹。

“可惜了,没能亲手将其斩杀!”

黄脸老者轻叹一声,准备等到林阳被吸干后,再收取他的须弥戒。

同时,黄脸老者离着林阳不过十丈远,血风蝠也发现了他的存在,但却慑于他身后的法相,竟是没有一只血风蝠敢去攻击他。

密密麻麻的血风蝠将林阳包裹其中,从外面看,已经看不到了林阳的半分身形。

此际,林阳身披幻冰铠,将短短剑挥舞得密不透风,在他的身周结成一张无形的剑网,将漫天的血风蝠给阻挡在外。www.qxnqu.com 绵羊小说网

血风蝠的实力差不多也就三级元兽左右,但它们的防御力极是惊人,挨上短短剑一击,若不是要害位置,也只是在它们的身上破开一道血口子,并不能将其一剑斩杀。

要知道,短短剑这段时间吸收了海量的火云钢粗坯,其品质已经达到了地级下等,威能大增。

地级下等的元兵,更有元魂大宝的加持,居然还不能将血风蝠一击必杀。血风蝠的防御力着实惊人,也难怪法相境的黄脸老者在见到血风蝠后,会如此的慎重。

并且,血风蝠被击伤后,没有丝毫的退避意思,反而更加悍不畏死地对林阳发动进攻。

而其他的血风蝠,闻到了同伴身上的血腥味后,凶性大增,也是如同潮水一般地向着林阳涌去,不断地冲击着林阳的剑网。

当然,偶尔也会有血风蝠突破剑网的阻止,用锋利的尖牙撕破幻冰铠。

但是,当牙齿咬上林阳的身体后,却像是咬上了一块铁板,只能在林阳的身上留下一排红印子。

不过,被血风蝠围住攻击,对林阳还是有一个好处的。他不用担心风刀的攻击了,所有风刀都被血风蝠给挡住了。

血风蝠身上的鳞片似乎有阻隔风刀的作用,风刀在劈到它们身上的时候,不是消弭于无形就是被卸到一边。

时间缓缓过去,不断有血风蝠在林阳的剑下丧生,但血风蝠的攻势却是没有半分的减弱,反而越来越强烈,同伴身上的血腥味让它们更加的疯狂。

林阳体内的元力也在不断地被消耗,身上也渐渐地出现伤口,更有鲜血流出。

或许是林阳的鲜血对于血风蝠而言,有着莫大吸引力,血风蝠在林阳受伤流血后,攻势更加的猛烈了。

“我的体力和元力都在急剧消耗,如此持续下去,还真要被这些畜生给吸成人干了。”

林阳挥剑不断,同时也在思考脱身的办法。

而虚立在一旁观战的黄脸老者,脸上看戏的表情渐渐地敛去了,他没有料到,林阳竟然能在血风蝠的攻势下坚持如此之久,已经有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,而且,还没有现出明显的败绩。

“林阳,你就不要徒劳挣扎了,血风蝠见血发疯,你斩杀了它们如此多的同伴,吸不到人血,它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今日,你逃脱不了一个血尽人亡的下场!”

黄脸老者用神念向林阳传音,试图瓦解林阳的斗志。

维持法相需要庞大的元力,他的元力此际也已经有些吃紧,不能再久拖下去了。

林阳听到黄脸老者的传音,怒火中烧,但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挥剑不断,更是努力寻找应对之策。

突然,林阳的脑海之中灵光一现。

“大多元兽都怕火,血风蝠应该也不例外。”

林阳想到这里,便立马将天罚真炎给召唤了出来。

天罚真炎如流水一般流向林阳的全身,跳腾的火焰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。

随后,将林阳密密麻麻围住的血风蝠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,纷纷发出吱吱的尖叫声,而后如同潮水一般退去。

“天罚真炎果然能克制血风蝠!”

林阳心中一喜,趁着血风蝠被惊退,催动身形毫不犹豫地向着风刀峡深处飞去。

天罚真炎覆盖在体表,不单惊退了血风蝠,更是化解了风刀绝大部分的攻击力。

眨眼间的功夫,林阳便飞出数里之远,消失在远处的拐角当中。

“元术?异火?”

黄脸老者看到林阳身上跳腾的白色火焰,脸上现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铺天盖地的血风蝠冲向了黄脸老者。

血风蝠畏惧林阳身上的天罚真炎,转而把目标转向了黄脸老者。

黄脸老者方才说得没错,血风蝠死去了大量的同伴,不吸到人血决不罢休。

尽管黄脸老者背后的法相带给了血风蝠极强的压迫感,但在血腥味的刺激下,成千上万的血风蝠,红着眼睛冲向了黄脸老者。

黄脸老者的脸上现出了惊惧的神情,他毫不犹豫地调转身体,向着风刀峡外冲去。

只是,血风蝠生在风刀峡之中,凛冽的风刀不单伤害不了它们,反而被它们给借用。

在风刀的推送下,血风蝠的速度何其之快,很快便追上了黄脸老者。

铺天盖地的血风蝠在顷刻间将黄脸老者团团围住,并悍然对他发起了进攻。

“畜生,不知死活!”

黄脸老者陷入了重重的包围当中,他冷哼出声,随即,身后的法相散发出浓郁的青光。

青光所至,数以百计的血风蝠轰然崩碎,砰砰砰的闷响不绝于耳,血雨纷飞。

刹那间,血风蝠被黄脸老者的强悍手段给镇住了,齐齐顿在了空中。

但是,当纷飞的血雨飘到身上时,万千的血风蝠又尖锐地吱叫起来,而后又极速扑向了黄脸老者,双眼鲜红如血,状态更加癫狂。

黄脸老者的眉头紧皱起来,他大喝一声,背后的法相随即连连挥掌。

每一掌拍出,掌风所至,血风蝠纷纷崩碎,摧枯拉朽,所向披靡。

但是,血风蝠崩碎之后,悉数化作血雾,使得风刀峡此处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,血风蝠们越来越癫狂,已经忘却了生死。

漫天的血风蝠源源不断地扑向黄脸老者,像是扑火的飞蛾。

黄脸老者大杀四方,半炷香的时间不到,崩碎在他手里的血风蝠已经是数千之数。

而且,还没能有一只血风蝠能够进到他身前半丈的范围。

不过,黄脸老者看似强大无敌,但内心却是开始着急起来。

法相的威力的确惊人,但他每一次出手,所消耗的元力也是相当的惊人。

半炷香的时间,黄脸老者元府之中元力已经消耗了一大半。

但是,血风蝠的攻势没有半分的减弱,反而是越来越强。

“不能再拖了!”

黄脸老者知晓,再如此持续下去,自己非得葬身在血风蝠的口中。

一番犹豫之后,他终于做出了决定,他要施展出最强一击,彻底地灭杀眼前的血风蝠,摆脱危机。

不过,施展出这一招之后,他的元力便所剩无几,已经只够保护他退出风刀峡。

其间若是再出现半分的波折,他便很有可能受伤,甚至陨落在风刀峡之中。

“畜生,这是你们自找的!”

黄脸老者双眼一寒,一柄数丈长的巨剑从背后的法相手中显现出来。

“斩灭!”

黄脸老者暴喝出声,法相猛然挥动巨剑,手腕轻翻,空中立马现出了漫天的剑光。

随即,万千的血风蝠齐齐顿在了半空,像是被施加了定身术一般。

风刀再次袭来,血风蝠再没有了驾驭风刀的能力,竟然在风刀的劈斩下,纷纷化为虚无,甚至连血雨都未能留下。

铺天盖地的血风蝠在法相的一剑之下,几近覆灭,只剩下零星几只离得较远的躲过一劫,而后扑扇着翅膀,闪电般的逃走了。

与此同时,黄脸老者背后的法相也跟着溃散,他已经无力维持法相了。

随即,一个元力罩迅速将黄脸老者包裹在内,挡住了袭向他的风刀。

“林阳,你给我等着,你逃不出本尊手心的!”

黄脸老者恨恨地看了一眼林阳消失的方向,迅速转身,向着风刀峡外飞去。

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从风刀峡深处的拐角处现出身来,他周身燃烧着白色的火焰,不是林阳还有谁。

“前辈,别着急走啊?我们之间的恩怨总得有个了结的。”林阳的身形连连闪烁,片刻之间,便出现在了黄脸老者的身后。

黄脸老者猛然转身,冷冷地盯着林阳,脸上的神情甚是复杂,既有惊讶,又有愤怒,更有犹豫。

“前辈,我此刻就在眼前,你怎么不出手了?”林阳的嘴角带着笑意。

不过,他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轻松随意,但实际全神戒备。

方才,他摆脱了血风蝠的围困后,其实并未走远,而是收敛了气息,藏在远处窥探。

黄脸老者与血风蝠的大战,林阳悉数看在了眼中。

看到法相崩散,林阳猜到,黄脸老者的元力已经不济。

于是,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林阳的心中生起:斩杀法相境!

但是,毕竟是法相境,林阳不得不慎重,他得确定黄脸老者是否还有一战之力。

“小子,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!”

黄脸老者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,林阳在试探,他何尝不正在盘算着。

击退血风蝠,黄脸老者消耗了海量的元力,所剩的元力已经只够他安然退出风刀峡。

但是,林阳此刻就在眼前,黄脸老者岂能甘心就此退去。

而且,黄脸老者认为,林阳的最强依仗应该便是他的六级元兽。如今,六级元兽已经重伤,没有了战力。

要斩杀林阳,不难。

于是,黄脸老者决定出手了,务求一击将林阳斩杀,而后再退出风刀峡。其间,可能要在停顿下来,耗费一定的丹药和元石恢复元力,会有几分狼狈和一定的风险。

但是,为了斩杀林阳,黄脸老者宁愿狼狈,更甘愿冒一定的风险。

“前辈,经历方才的大战,你的元力已经不多了吧?”

林阳笑容不减,继续说道:“方才在峡外,前辈不肯和解,现在应该能考虑了吧。桑云已死,我赔前辈一块下品元石,如何?”

见到黄脸老者没有第一时间出手,林阳的心头更有把握了。于是,他故意激怒黄脸老者。

若是黄脸老者仍旧不肯出手,林阳便要主动出击了。

斩杀了黄脸老者,压在林阳心头许久的追魂血之事,便能彻底地了结了。

“找死!”

黄脸老者本来已经决定出手,被林阳如此一激怒,他当即怒喝一声,身形陡然从原地消失,瞬间出现在了林阳的面前。

速度之快,林阳连瞬移而走的机会都没有。

实际上,林阳也没有打算退走。

他手掌轻翻,早已蓄势待发的追虚掌急拍而出。

追虚掌一闪一现,瞬间出现在了黄脸老者的身前。

黄脸老者的嘴角泛起了冷笑,闪电般地伸出了枯瘦的右手,并有青蒙蒙的光亮在手上升起。

下一刻,一大一小两只手,悄无声息地碰在了一起。

令林阳震惊的是,一直无往不利的追虚掌竟然被黄脸老者给一掌拍碎了。

不过,黄脸老者手上的青光也明显地黯淡几分。

老者的眉头微微蹙起,他低估了追虚掌的实力。

“不过,也仅此而已了。”

黄脸老者双眼一眯,冷声道:“小子,本尊乃是堂堂法相境,岂是你所能冒犯的?死吧!”

话音落下,黄脸老者一掌按在了林阳的胸膛之上。

林阳的脸上尽是惊骇的表情,还有不甘之色。

“区区下三州修士,仗着有几分天赋,就想来中州撒野,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

黄脸老者的脸上尽是得意之色,他伸出手,要去摘林阳手上的须弥戒。

方才的一击,已经让他元府当中的元力捉襟见肘,他准备收了须弥戒就赶紧离开风刀峡。

但是,黄脸老者的脸上得意之色陡然消失,因为,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须弥戒的时候,须弥戒居然瞬间化作了虚无。

不单是须弥戒,就连林阳整个人都化作了虚无。

于是同时,黄脸老者心生警兆,他连忙转身回头,赫然看到,另一个林阳从空中高高跃起,手持着一柄短斧,猛劈而下。

林阳方才施展出了真影术,骗过了黄脸老者的必杀一击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黄脸老者满脸的震惊之色,他不认识真影术,急切间被林阳的手段给惊到了。

不过惊归惊,黄脸老者看到那蕴含着恐怖力量的光弧斩来,也顾不得元府中的元力已经所剩无多,双手极速在身前一推一拉,一柄长近一丈的元力剑瞬间显现,而后闪电般的斩向了混天斧发出的银色光弧。

只听“啵”的一声闷响,光弧竟是被元力剑给斩碎了。

而且,元力剑去势不止,呼啸着斩向了林阳。

“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竟然还能轻易地击溃开天式,法相境实在太强悍了!”

林阳心中甚是震惊,他连忙在天罚真炎之上又叠加了幻冰铠,并同时双手急拍而出,左手青元掌,右手断河掌,一左一右拍向了元力剑。

两声闷响之后,青元掌和断河掌几乎同时被元力剑斩碎。

下一刻,元力剑斩在了林阳的身上。

幻冰铠应声而碎,天罚真炎的防线也被元力剑给撕破。

最后,元力剑站在了林阳的身上,登时在他的胸膛上劈出一道寸长的血口子,血肉翻飞。

“噗”,林阳也在同时喷血倒飞,径直倒飞出数丈的距离才堪堪稳住身形。

看到林阳居然挡住了自己的一剑,黄脸老者的脸上现出了明显的惊讶与失望的表情。

与此同时,他毫不犹豫地往嘴里塞入了一把丹药,显然是要抓紧时间恢复元力。

此际,他的元府内的元力已经见底,堪堪只能维持住身周的元力罩。

“老东西,没元力了吧!该小爷来收拾你了!”

林阳哪里会给到对手恢复元力的机会,他忍住体内翻腾不休的气血,身形一晃,直接施展出了瞬移之术,出现在了黄脸老者身前五步远的地方。

“去!”

林阳毫不犹豫地又是一记追虚掌拍出。

此际乃是击杀黄脸老者的绝佳机会,他岂能错过。

黄脸老者也意识到了危在旦夕,他猛然暴喝一声,一座巴掌大小的四角小塔从他的体内旋转而出。

与此同时,他快速咬破右手食指,逼出一滴精血,送进了小塔之中。

随即,四角小塔青光四射,塔身急速变大,而后闪电般的罩向了追虚掌。

堂堂法相境强者,居然被林阳逼迫到了,要用精血催动本命元兵来应敌的境地。

推荐阅读:

未识胭脂红 紫优系列冰山公主的雪山王子 氪金大佬的生存游戏 梦回大明冬 从狐妖开始的诸天之旅 傲娇寒爷,宠在怀! 道灵仙途 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 女主她变心了么 九天狂卷 香火道主 太师府的三小姐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总裁太磨人 元珏录 张越零亦晨 剑与歌的传说网络骑士 兽性盛宠:老公,喂不饱 公主多娇 抗战:悟性逆天,边区造被抢疯了 暖妻在上:总裁,别玩了 开局吃掉无惨,卡兹的进化之旅 末日之星球斗兽场 永战天使 姻缘错 萌宝出击:霸道总裁心太急 身怀鬼胎:妖孽冥夫轻点疼 阴物掌柜 系统之作家成神 我和侠女有个约会 农村异事 豪门老公深爱33天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